周星馳大智若愚,甄子丹爭強好勝,論星途榮辱,唯星爺笑傲江湖

周星馳大智若愚,甄子丹爭強好勝,論星途榮辱,唯星爺笑傲江湖

周星馳與甄子丹,從此二人的影片類型來看,似乎沒什麼完全相同之處,實際上兩人風格又有著許多相似之處。

出現這一現象,皆因兩人的表演才華歸功於同一位啟蒙老師—李小龍!

周星馳與甄子丹,分別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,李小龍是自己心目中唯一的偶像。

從周星馳作品來看,在他的大部分電影里,都能看到星爺以模仿李小龍經典畫面形式,向李小龍致敬。

從甄子丹作品來看,更是以電視劇版《精武門》,以及電影版《精武英雄》向李小龍致敬,有關他的每部動作片,幾乎都是拳拳到肉,將快、准、狠,以及將踢、打、摔、拿發揮到極致,用實際行動將李小龍的「截拳道」精髓發揮的淋漓盡致。

現如今,倆人作為當今中國娛樂圈的頭號影視巨星,在面對社會各界媒體報道時,卻面臨著兩種截然相反的輿論環境,周星馳獲得億萬大眾一致叫好,而甄子丹始終處於褒貶不一的尷尬局面。

針對這種奇怪現象,筆者作出以下分析,供大家賞閱:

一:出道時機

周星馳與甄子丹,倆人幾乎是同時出道,星途也同樣坎坷。

周星馳於1981年,出演個人首部電視劇《IQ成熟時》正式出道進入演藝圈,在首部作品後,便開啟了長達七年的跑龍套生涯。

甄子丹於1984年推出首部電影《笑太極》正式出道,之後進入長達二十年半紅不紫的尷尬狀態,直到兩千年後推出《殺破狼》,《導火線》,《葉問系列》電影之後,才正式迎來個人事業巔峰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儘管周星馳與甄子丹看起來就像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,但兩人也有過兩次合作,他們於1988年共同出演過兩部電視劇,劇名分別是《無冕急先鋒》和《刑警本色》,自此兩部作品之後,此二人似乎再無太多交集。

二,性格與風格

在此二人經過漫長的「跑龍套生涯」考驗之後,誕生出兩種不同的個人性格與作品風格。

周星馳,無論是對電影作品與現實生活,都進入「一根筋」狀態,只要是自己認準了的最佳鏡頭,不惜得罪全天下,也要按照自己的意境拍出來,哪怕是屬於配角的戲份,也要拍出最佳狀態,在成全自己的同時,也力求成全他人,因此誕生出許多經典綠葉角色。

甄子丹,無論是對電影作品以及現實生活,都進入善於變通、處事圓滑的狀態,整部作品「以打為尊」,只要打得勁爆富有觀賞性,動作招數說改就改,劇情說變就變,為求真實,不惜放棄事先套招,怎麼真實就怎麼打,最終弄的大家都傷痕纍纍,一部電影拍下來,最後所能成就的角色,似乎也只有他自己,鮮有他人。

在周星馳電影,如《少林足球》和《功夫》里,以強大的感情刻畫功力,幾乎能讓所有層次的觀眾,都能看懂電影中那純潔的情感畫面,並為之動容。無厘頭搞笑看似幼稚,實則包含許多內涵,尤其是每部電影故事主題都含有各種隱喻,這又符合具有一定文化水準的上層人士審美觀,所以,周星馳電影老少通吃受眾面廣。

周星馳電影向來以伏筆、隱喻、以及嘻哈逗樂風格著稱,以諷刺手法影射現實生活中所存在的現象,以超強代入感一下子拉進自己與億萬觀眾之間心與心的距離。

在甄子丹早期電影作品裡,如殺殺人跳跳舞,洗黑錢,直擊證人,以及後期殺破狼,導火線,一個人的武林,冰封俠系列,葉問系列等作品,只是單純的動作華麗極具觀賞性,個人色彩較嚴重,除此之外似乎沒啥其他富有內涵更深層次的東西。

一句話概括,甄子丹電影,雖然觀賞性超強,但也只能局限於觀賞性,起到一時衝擊影迷視覺效果的作用,無法深入人心與億萬觀眾思想聯繫在一起。

畢竟,對於億萬觀影大眾來說,「功夫」,是一門很奢侈的藝術,看看便行,與現實生活沒太大聯繫。

在甄子丹生涯末期,雖然有《葉問系列》一炮而紅,但這多半佔了愛國主義情懷的光,但愛國主義題材電影,放在任何年代都不會缺乏相同題材,因此只能保障票房,難以形成自己的特色。

甄子丹在前有李小龍這位功夫片奠基人,後有成龍以及李連杰將動作電影拓展至全世界的情況下,其在動作電影里的表現力自然沒那麼突出。

於似乎,在甄子丹的電影世界裡,只有功夫、耍酷、正義打倒邪惡。

而在周星馳的電影世界裡,有隱喻、幽默、諷刺、教育、大愛,並以此形成周星馳電影獨樹一幟的特殊風格。

三,對作品的態度

周星馳與甄子丹作為同等級的戲痴,對作品要求是出了名的嚴苛。

周星馳對拍攝電影作品的態度,只講究精益求精,不在乎圈內同行為他貼上戲霸」標籤,更不不在乎同行專業人士怎麼看,只在乎自己的「意境」,與作品的總體質量,只在乎億萬觀眾的觀影體驗,以及給全社會所帶來的啟發。

甄子丹在拍攝電影作品時,做不到像星爺一樣的忘我境界,迫於自己霸道要強的性格,既想要拍出好電影,又怕被圈內外貼上「戲霸」標籤,總是處於一種顧此失彼的尷尬狀態,因為放不下,最後變得兩邊都不是人,為此沒少為自己招黑。

一句話概括,做人,要麼乾脆徹底的走親民路線,要麼破罐子破摔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戲霸,反而沒人有興趣挑刺,就像星爺,成龍,姜文,哪一個不是戲霸?外界又能說上什麼話呢?

歸根結底,問題的根源就出在甄子丹性格上,想要大權在握又豁不出去,想要當好人又怕拍不出好作品,最終導致自己威望不足,始終處於被人說三道四指指點點的尷尬狀態。

四,處世之道

周星馳在面對外界採訪時,有一說一,哪怕遭遇尷尬環節,星爺不惜冷場也要堅守真理,極少做作,也極少有意裝扮自己,不太在意自身形象,一臉滄桑之感,給大家還原了一個最真實樸素的周星馳。

在面對尖銳問題時,無論對錯,周星馳幾乎都以沉默示人,大智若愚,不爭不辯,以不變迎萬變,以有法化無法,問題從哪裡來,就讓它回到哪裡去,做到忘我境界。

甄子丹在接受外界採訪時,非常注重自己的形體形象,似乎又不懂得如何拒絕不夠友好的提問,對方問什麼,他就如數家珍般答什麼,在表達個人觀點時,又充分顯示出處事圓滑、能言善辯的一面,言語總在不經意間流露出的一絲攻擊性。

再結合在甄子丹形容事件時,他總是眉飛色舞、外加來自他嘴角的那一抹邪笑,總體上給人一種「此人不好惹」之印象。

從心理學角度來講,作為電影人,在億萬大眾心目中,在很多情況下,在自己陷入麻煩時,通常都是無聲勝有聲。聰明人都懂得不計較眼前對錯,讓作品說話,讓時間還給自己一個清白。

而戲痴甄子丹,大概是因為大器晚成,太在乎自己的羽毛,始終無法像星爺一樣為了作品質量做到忘我境界,再加上自己與生俱來的強勢性格,在面對外界採訪時,總會在不經意間以「圓滑」語言複述過往與其他同行之間的不愉快。

豈不知,許多事情,是你越辯越亂,越想自證清白,反而給了人一種無法清白的錯覺。

其實,在人們的潛意識裡,人們更願意同情弱者,常言道,受委屈的孩子有糖吃,在星爺遭遇指責時,無關對錯,只因他默不作聲任由對方譴責的態度,給億萬大眾留下一種「弱者」之印象,即使有部分影迷對星爺的表現心有不滿,也不忍心在星爺傷口上撒鹽,隨即路轉粉,對星爺遭遇紛紛表示出同情之心。

雖然,愛哭愛鬧的孩子同樣有糖吃,但那幾乎都是大人們以孩子不再吵鬧為前提所給予的賄賂,此舉既不沾面子也不佔理,即使事情最終得以平息,但從根源上來說,仍然是不受大人待見的熊孩子。

最終總結:在遭遇麻煩時,星爺總是輸了道理,贏了人品。甄子丹則反之,總是贏了道理,輸了人品。

於是,因兩人性格因素,在各大媒體評論區出現了如本文所描述的一樣,無論男女老少,偶遇周星馳新聞時,都會留下一句:「支持星爺」,「我們都欠周星馳一張電影票」等字樣。

當大家遭遇甄子丹時,只會留下一句:「我戰隊某某桌」,「我支持某京」等留言。

也許,「天才」存在某些致命缺點,已經成為一種定律,以至於億萬大眾對周星馳身上具有的人格缺陷,似乎更具有包容性,認為以周星馳之才華,有一定任性資本。

筆者認為,作品如人品,周星馳以作品與人品相結合,犧牲小我成全大我。

甄子丹恰恰相反,因性格差異,總是犧牲大我成就小我。

這大概就是周星馳堪稱偉大,被一致稱呼「星爺」的緣故。

對甄子丹而言,以目前綜合成就,只能算得上優秀,距離「偉大」,似乎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。

星爺的偉大之處,在於他不拘一格敢於挑戰整個娛樂圈同行們的權威,一心一意服務億萬觀影大眾。

甄子丹,因圈內與圈外兼顧,注重維護各方整體關係,最終因與星爺的思想格局有偏差,最終因性格原因導致圈內圈外兩頭不討好。

五,成就對比

論社會成就,周星馳電影社會覆蓋面廣。甄子丹電影覆蓋面一般。周星馳在喜劇領域屬於獨一檔,無人能替代。甄子丹在動作片領域可替代性強。

星爺在慈善領域頗有建樹,經常為患病兒童捐款捐物,為有緣人捐獻骨髓,因此成為無常捐獻骨髓華人明星第一人。

總而言之,以上兩位影視巨星,僅國內影響力而言,周星馳優於甄子丹。論國際知名度,甄子丹遠勝周星馳,綜合兩者實際影響力,屬於勢均力敵狀態。

無論怎麼說,無論是周星馳還是甄子丹,都堪稱是整個華語電影圈裡的名片人物,都為中國電影做出過不可磨滅的貢獻。

文末結尾,新年將至,筆者祝願周星馳和甄子丹身體健康,祝願二位巨星晚一點老去,多為億萬影迷貢獻更多優良作品。

親愛的讀者朋友們,針對此文分析結果,你們有什麼要補充的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