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段子,和表哥偷了一隻鴨子準備賣了打遊戲誰知買鴨子的是老闆

爆笑段子,和表哥偷了一隻鴨子準備賣了打遊戲誰知買鴨子的是老闆

二表哥是我童年時候的靠山,那時候只要誰敢動我一根汗毛,表哥就敢拔他一根頭髮,誰若敢撓一下我胳膊,表哥一定要摸一下他大腿,絕不讓我吃一丁點虧。

同桌胖豬借了我橡皮擦沒還,下節課他的文具盒消失了。

前桌萌妹子拿筆在我手上戳了一下,當她午覺醒來的時候臉上全是烏龜。

身後許老二跟我打架扯爛了我衣袖,放學回家路上被二表哥用麻袋蒙住腦袋褲子給撕的全成布條,哭哭啼啼的用書包捂住身子回家。

表哥的所作所為感動的我差點以身相許,恨不為女兒身。

表哥拍著我肩膀語重心長,一家人不說兩家話,我們哥倆玩西遊記去,沒錢?好辦,表哥帶你回家偷麥子賣。

到地方我幽怨的看著表哥,這是我家!表哥大氣揮手,今天你家,明天表哥家!

結果發現偷了十八次,窩*點還是在我家,表哥不好意思的撓腦袋,誰讓你家近呢?突然惱羞成怒,你還要不要我教你孫悟空怎麼發大招了?

大招學沒學會我忘了,只記得那天東*窗事發,表哥一溜煙跑了,獨留我一個人橫眉冷對老爹指。

老爹手持扁擔問我還有什麼話說?我額頭青筋暴起,拳頭握的咯吱作響,噗的跪地上,老漢兒,能換根細的嗎?

雖然後來半個月上學都是一瘸一拐,但對二表哥沒有一點怨懟,始終堅信他那意氣風發的口頭禪是至理名言:一世人,兩兄弟,男子漢當大氣磅礴,豪氣干雲,臭氣熏天……

那天家庭作業又沒做,忍無可忍的班主任終於拿出了他的戒尺,對著我手掌噼里啪啦一頓拍,發現我手掌紅腫的表哥雙目噴火的問我,誰幹的?

我說,三叔,(同房三堂叔是我班主任。)

表哥挽起袖子就走,等著表哥給你報仇去,我急忙拉住他,說要不算了吧,三叔惹不起啊!

表哥瞪眼:還有我彭軲轆惹不起的人?干不過,抱著也得滾三圈。忽然撓著腦袋道,不過我也叫他三叔,這事得從長計議!

我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,哪知道第二天就被他突然拉出教室,來到廁所後面指著其中一個蹲位塞顆「土鞭炮」在我手裡,低聲吩咐我「點燃,丟下去。」

那時候的鞭炮不像現在那麼袖珍,一顆就比成年人拇指還大,一顆絕逼頂現在五顆,那威力,那響聲,足以驚天動地,神鬼皆驚。

拿著手裡的玩意兒我奇道,「怎麼,屎里有魚?」表哥一腦門子黑線的催促「讓你干就干,快點,幹完再告訴你。」

隨著鞭炮轟鳴,屎尿串起三丈高的瞬間,已經用不著他告訴我答案了。

漫天飛翔那一刻只聞廁所里一聲驚叫,「卧槽,什麼玩意兒……」聲音太熟悉了,不就是昨天把我手拍腫了的三叔?

聽見這聲音差點沒把我腿嚇軟,看著表哥一時驚為天人,那一刻心中對他的佩服直如滔滔江水,連綿不絕……

我以為我們的事乾的絕密,卻不知道這幕恰好被路過大爺看的一清二楚,中午我倆一起被叫進了三叔辦公室。

此時的三叔衣冠楚楚,身上瀰漫著花露水的味道,為什麼噴花露水我們心知肚明,身上有屎……

三叔負手圍著我們轉了兩圈,一個勁的唉聲嘆氣,那花露水嗆的我直打噴嚏,三叔疑惑的對著我扇風,不確定的問我,「還有味兒?」

原諒那臭中夾香的銷*魂味道差點沒把我整暈倒,盯著他眼中充滿哀求,看見我的表情三叔臉都綠了,忽然出手如電,一把揪住……二表哥的耳朵,跟逮年豬似的,拉起就往外走。

一路上罵罵咧咧,「彭圓輪你是越來越本事了,胖豬告你狀你就藏人家文具盒,許老二不幫你抄作業你就撕人家褲子……昨天罰你抄書,現在敢用鞭炮炸我,要翻天了你?現在就去找你爹。」

經此一事,舅舅,三叔,老爹一致認定,我倆再呆一起,哪天學校估計都得被我們拆了,一紙令下,把我轉學。

任憑我一哭二鬧三上吊也沒用,胳膊拎不過大腿,只能任憑命運無情的將我們分開。

離別前夕,表哥拉著我的手,聲音哽咽「弟弟,以後當哥哥的不能再每天照看你了,沒有我的日子你要學著自己照顧自己,按時吃飯,按時拉屎……」

我也熱淚盈眶,「表哥放心,你教我的那些弟弟早已牢記在心……」

話未完,表哥突然出手如電,一招仙 *人 摘* 桃直襲要害,我疼的眼神一陣猙獰,表哥嘆息道,「敵人防不勝防,這是傳表弟你的保命絕招,路上多加小心!」

雖然疼痛,但不能沖淡心中的感動,表哥的拳拳之心弟弟如何不能明了?

猛然一把抱住他,握爪成勾,翻爪上提,猛襲三峽深處,表哥身形劇烈抖動,圓睜雙眼,「如此,當哥哥的放心了。」

離別是哀傷的,那段時間一蹶不振,看什麼都是蒼白的,最關鍵是再沒人替我撐腰了,上學人家要推我下馬路,放學人家要攆我下田坎,上課期間看人家勾*搭妹子笑了一下也會被人拍巴掌,跟著罵罵咧咧,「看個鎚子,再看把你眼睛挖出來塞屁*眼裡……」

是可忍孰不可忍,對方欺人太甚,泥人也有三分火氣,好歹我也是跟表哥混過的,那一刻我拍案而起,氣沉丹田,吐氣開聲,驚奇的問對方「眼睛真能塞屁*眼裡?」

天地良心,這話我到現在都沒想明白哪裡有毛病,但是那丫站起來就一拳砸我臉上,砸的我滿臉桃花開,連鼻屎都差點擠出來……

砍樹不砍根,打人不打臉,尤其是當著同桌漂亮妹子被打更是不能忍受,那一刻我真的火了。」

一剎那間,就把表哥臨走之前教我的招式使了個遍,猴子偷桃,老樹盤根,豬鼻子插大蔥……最後抱著敵人胳膊咬的對方哭爹喊娘。

奈何敵人不是一個人在戰鬥,我還來不及回頭看妹子崇拜的表情就已經被人撂倒在地,要不是老師及時到來估計我那歪瓜裂棗的牙齒能一顆不剩滿地飛。

隨著一場傷傷心心的痛哭猛然想起了闊別已久的二表哥,那天哭哭啼啼的在小賣部撥通了他的BB機,別問我那時候他怎麼會有BB機的,我也不知道!

表哥聽說我被人欺辱了,回過電話聲音都顫抖了,我的兄弟從來只有我能欺負,什麼時候別人也能欺負?等著,表哥這就帶人過來。

接近放學的時候,表哥就帶來一個比他更胖的胖子,抱著我久久不曾放手,這裡摸摸我的胸,那裡抓抓我屁股,彷彿在驗證我是不是瘦了,最後差點抱著我親一口,熱淚盈眶道,「表弟,二哥想你啊!」

訴盡相思之情,突然拉過他身後的大胖子對我道,「這是你二哥的拜把子兄弟,來,叫帥哥。」

帥哥咧嘴一笑,挺了挺大肚子,遞給我一支白芙蓉香煙,「道*上混的一定要學會抽煙,人家看見你敢抽煙首先就會慫一截。」

我眼睛瞪大,頓時驚為天人,如此道理我為何未曾想到,果然不愧是跟表哥拜把子的,說出來的話就是不一樣!

一番寒暄欺負我的那人終於到了,卻不是一個人,中午對我動過手的一個沒少,足足十三個。

二表哥突然被煙嗆住,睜大眼睛問我,「你怎麼沒告訴我有這麼多人?」

我委屈道,我也不知道啊!

二表哥狠狠吸了一口煙,捅捅我「你先上去理論,談不好再干,今日必為表弟你討回公道。」

我說二哥你們呢?

「我們給你留後面打埋伏,聽說過地道戰戰嗎?突然跳出去,嚇不死他們。」

看著表哥信心滿滿的樣子我也開始意氣風發,鬥志昂揚起來,有人撐腰的感覺就是不一樣,走路都敢抖外八字腳了。

想好台詞,叼著煙,邁著螃蟹步走向他們,來到路邊一聲咳嗽,大聲喊道,「糖雞屎,中午那事我們再論論……」

糖雞屎這名字是那丫的痛腳,擱平時我是死也不敢叫的,但是今日膽兒肥了,腦海里幻想著敵人看見我叼著煙的樣子,霸氣側漏,瞬間寬衣解帶,抱著我的腳一個勁道歉,「石哥,我錯了,你就當放屁似的放過我吧……」

想法還沒完,突見那丫像一陣風衝上來,砰的一拳甩我臉上,中午塞左鼻孔里止血的草還沒來得及取,右邊鼻孔噗的又噴出血來了。

跟著把我按在地上猛踹,「讓你咬我,讓你咬我,讓你令我在妹子面前丟臉……」一頓亂拳打的我找不著北,嘴裡裝逼用的煙早不知道哪兒去了。

我又快哭了,這節奏不對啊!說好看見抽煙的就怕呢?

好不容易緩過勁來,本想翻身爬起,哪知道指甲有點深,隨手一撓,突然在糖雞屎臉上撓出一道血痕,糖雞屎動作一頓,突然痛叫起來,「這丫還敢還手,兄弟們給我打……」

那一刻,悲劇開始了,從頭到腳不知道挨了多少下,每次想喊「二哥救命,」話到嘴邊都被拍了回去,更過分的是有一次剛剛張嘴就被人踹了一坨黃泥進嘴裡……

奄奄一息的時候總算見到二哥手中拎著一塊轉頭衝上來,離人群三丈遠紮下馬步,一招夜戰八方藏磚式立定,猛然一聲大吼,「誰敢動我兄弟?」

熟悉的身影終於出現,我又差點哭了,還是原來的表哥,還是原來的味道,還是原來的聲音。

細的快比上白娘子了,吼了三遍也沒人聽見,倒是他那拜把子兄弟看我快不行了,跑上來畏手畏腳的把我往外面拉。

這次他們總算是發現二哥倆人的存在,一看二哥拎著的磚頭,有些變色道,你哪位?

二哥面色一厲,疾言厲色道,你們打我兄弟還問我是哪位?

糖雞屎似乎被二表哥的氣勢嚇住了,後退兩步「你想怎麼樣?」

二表哥獰笑一聲,突然拿起板磚就砸自己腦袋上,疼的臉上肥肉都翻起了波浪,跟篩子里的麥粒似的滾了一層又一層,「誰敢再動我兄弟一下這就是下場。」

一番話說的是熱血激蕩,殺氣騰騰,果然把他們唬住。

我立馬感動的淚流滿面,二哥果然還是如當初那般英勇絕倫,可二哥你為什麼不拍他們拍自己?不疼嗎?

那群人終於退縮了,說是給二哥面子,立馬給我道歉,並保證以後再不找我麻煩。

敵人終於退去,二哥衝上來心疼的撫摸著我青一塊紫一塊幾乎成肥豬的臉龐,「二哥說過絕不會讓你受委屈,你看,當哥哥的一來他們就只能像遇見黃鼠狼的雞,夾著尾巴就逃了!」

我流淚點頭,感動的一塌糊塗,「今日全靠表哥那霸氣絕倫的一板磚,嗯,表哥你腦袋腫了……」

送我回家的路上,表哥搓了搓手道,「弟弟,你看錶哥這麼遠的帶人來給你撐腰,你是不是該請哥哥玩個遊戲啥的?自從你走後再無人陪表哥馳騁疆場了,想念啊!」

我說沒錢啊!

表哥指著遠處田裡的鴨子道,「懂了沒有?那就是錢!」

我問他,老規矩?

表哥道,「這次不一樣,這是表弟你的地盤,你上,哥哥給你把風。」

一切順利的如同曾經,偷鴨拎脖子,賣鴨數金子,等著鑽遊戲廳,卻怎麼也沒想到偷的對象是三叔丈母娘,這就算了,賣的對象居然是開小賣部的三叔老丈人……

那夜老爹藤條都打斷了三根,本來不該那麼慘的,可是誰讓他老是罵我兄弟,為了兄弟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,何況是搶了藤條呼老爹臉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