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還有多少男人可以嫁?看羅志祥事件評論區就知道了

中國還有多少男人可以嫁?看羅志祥事件評論區就知道了

文【小魚】01
這幾天貴圈的瓜雖不多,但一旦爆出就是個大瓜。

前有天貓蔣凡遭遇張大奕「芍藥劫」,後有羅志祥交往9年的正牌前女友周揚青微博控訴其不可描述之行為。兩者均為同樣指向——出軌High到無法收場。

若是尋常出軌也就罷了,但發出去的微博猶如潑出去的水,信息量之大令人乍舌,看官們自己細細品讀即可。

「跟羅志祥學時間管理」的海報橫空出世,一度讓人對段子手們的效率佩服得五體投地,「黑眼圈」的梗也不在話下。

玩笑歸玩笑,熱熱鬧鬧間,本以為應該是一個一邊倒式的輿論風向才對。

然而,將小魚「三觀震碎」的並非當事人本身木已成舟的行為,反倒是各大相關消息底部的評論區。這躲在網路後面毀譽參半的言語,力挺出軌者、諷刺受害者的點贊,真叫人高度懷疑:

中國到底還有多少男人可以嫁?敢嫁?

樣本數量極其龐大的評論區里,廣大男性價值觀的平均水平可見一斑。耐著性子梳理一番,大致有以下幾種邏輯相當清奇的調調:

一看女人這個整容網紅臉,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,肯定是價錢沒談攏。(整容的女人等於壞女人)

沒結婚就不算出軌,愛和誰上床那是男人的自由。(戀愛期間和多人睡不算出軌)

談戀愛好聚好散,分手就分手,為什麼一定要爆料中傷,毀了他的事業前途,用心太惡毒了,小豬好可憐。(出軌者承擔自己行為導致的結果很可憐)

又帥又有錢就是可以這樣玩,我要有錢也這樣,這都屬於私生活,別人管不著。

呵呵,掩蓋了真實身份的虛擬世界,果然人性畢露。

02
真不是刻意,當瞄到「多人運動」這幾個字眼時,我的腦海里立馬浮現出震驚世界的韓國N號房案件。雖然後者的性質更為惡劣,卻同樣足以展露一個社會男性「性觀念」的冰山一角。

N號房案件是指通過社交平台建立多個秘密聊天房間,將被威脅的女性(包括未成年人)作為性奴役的對象,並在房間內共享非法拍攝的性視頻和照片的案件。

2018年開始,嫌犯在聊天室發布性剝削畫面供會員觀看並收取會費。他們冒充警察威逼利誘受害者們拍攝裸照再用這些照片威脅受害者,對受害者實施性犯罪,還將犯罪過程拍攝下來發布到了會員收費制的聊天群。

截至2020年3月22日,韓國警方所掌握線索的受害女性多達74人,其中16人為未成年人,最小年齡受害者為年僅11歲的小學生。

2020年4月7日,「第二個N號房間」中10名男性運營者被警方逮捕,其中大部分為未成年人,甚至包括一名滿12歲的「觸法少年」(滿12歲未滿14歲的刑事未成年人)

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個事實是,曾經加入過房間共享非法傳播物的用戶則多達26萬人。也就是說這樣惡性且長期存在的事件屬於26萬人的集體罪惡狂歡。

而當犯罪團伙被破獲時,不少會員甚至覺得自己也是受害者——他們無辜得很,自己花了錢,有人提供服務,花錢買爽,僅此而已。

不管是從道德層面的出軌欺騙,還是法律層面的施暴侵害,其根源或許是同一個——

社會與男性長久以來骨子裡對女性的不尊重、對女性的物化、對女性的剝削,對女性的性特權,以至於理所當然。

2020年了,科技騰飛、物種進化,觀念還是一動未動哈。

03
小魚身邊的大齡單身女青年越來越多,且都能自給自足,過得十分自在。她們倒也不排斥戀愛結婚,相親也有相過,談婚論嫁前鬧掰的也有,順利邁入婚姻殿堂(墳墓)的寥寥無幾。

這個社會,沒錢的男人怨女人拜金,有錢的男人怨女人不知足。說到底,就是把女人當成物件來掙、來控制、來剝削。

羅志祥第一次回應避重就輕,試試底線;一看情勢不對,凌晨5點又發道歉,算是自證實錘,一了百了。誰又能苦苦為難一個有心回頭的浪子,吐盡口水呢?

換成女藝人,你試試?(並不是說女藝人這樣做就是對的啊)

有些男人表示自己出軌絕對不會被發現,或者就算髮現也是有恃無恐,反正老婆不會離開自己。只能說太盲目自信,或者錢多得太膨脹了。

也許仍然有不少女性因為生長環境的因素、後天教育、閱歷、見識的局限導致心甘情願如此,總歸還是有個忍耐限度。

當你的老婆、女友痛下決心想生而為「人」一次,那麼你就準備核爆吧。

婚姻到底是愛情的殿堂,還是墳墓,取決於裡面的主角渣不渣。我想,但凡把對方當人看,不老想著單方面占對方便宜的,過得不會太差。

好男人遇到好女人,渣女收渣男。這應該是對天下有情人最理性的美好祝願了吧。你說哪?

歡迎關注, 閱讀專欄獲得更多學習、成長的乾貨吧。

猜您還喜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