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妹的放浪生活 


跟記者熟識的酒店經紀人邵子(化名)旗下有很多妹,各有各的局可接。

19 歲少女小欣(化名),白白嫩嫩,敢玩敢脫,夜夜在酒桌炒氣氛。28歲的詩雅(化名),高挑纖細,說自己主要接音樂局,其實就是陪大老闆嗑藥搖頭。不同世代的兩個女生,都在八大行業討生活,有不一樣的玩法、不一樣的想法…。


Profile 小欣(化名)
職業:制服酒店妹 年齡:19歲
身高:158公分   體重:50公斤   三圍:34E 26 36
交過男友:二十個左右   砲友:十幾個
興趣:性愛、自拍性感照


▲19歲少女小欣白白胖胖,敢玩的她,最常被經紀人安排到制服酒店陪客人high。



▲不愛讀書的小欣,自爆強項是性愛。年紀輕輕已經很懂撩人。


小詩(化名)的胸部,上過幾次娛樂新聞版面。新聞報導中沒寫她是誰,就稱她作奶妹。

中午十二點,小欣(化名)就開趴。男男女女六、七個人,在新北市的汽車旅館,包下超大房替好友慶生。其中一人充當DJ放high歌,「把奶罩脫下來…,快用力插進來…」大家亂改歌詞,小欣笑得好樂。怕記者不自在,還解釋:「我們都這樣講話,這樣玩啦,你不要覺得很那個。」當然有藥,記者進門前就猜到;雖然東西已收起來,但煙霧瀰漫帶著塑膠味,一小時後仍然頭暈想吐。「噓!不要說喔,我經紀人不準我用藥。」


▲別人上班上學的時間,他們在motel開趴;唱歌、喝酒、胡鬧…,消耗青春。


好奇進酒店 熱衷性愛
小欣在經紀人安排下,多跑制服酒店。她奶大,有34E。陪客人喝酒之外,當然還要脫衣、甩奶、玩遊戲,主要讓客人high就對了。「上班時間就晚上七點到清晨啊,有時候到早上八點都有!跟熟客我很敢玩,就撕爛他們的衣服,把他們內褲扯掉之類…。哈哈哈。」她入行一年,說是因為好奇。「我不愛讀書啊,國中畢業後,本來在當洗頭妹,但那個環境太八卦了,我受不了。」八卦的意思可能是勾心鬥角。「我十四歲有性經驗,就單純是沒做過的事想做做看。進酒店也一樣,想嘗試新鮮的事情而已。」

她年紀還輕,玩心還很重,所以不太認真上班。像這天開趴,本來下午五點就該洗頭化妝準備上班,但據知她ㄎ一ㄤ了,沒去。難怪經紀人不準她玩藥。她最熱衷的是性愛。「就喜歡打砲咩。有很多砲友,男朋友也交過二十個吧。我喜歡『下面很厲害的,因為我很厲害啊!哈哈。』」她小小年紀,脫衣很性感,擺臀很性感,還對鏡頭吸吮手指,吐繞她的舌環,看起來真把這當唯一強項。


▲熟了,開始對鏡頭玩舌環,大展舌功。


▲小欣還是有小女孩的害羞。


經紀人知道她愛打砲,以為她很輕易就可接S,誰知她就是不要。「客人都很醜耶!而且那種酒醉的很煩,一下硬一下軟,到底要怎樣!」她喜歡美型男,喜歡泡fri店,她的現任男友就是她在fri 店認識。男友也才二十二歲。兩個年輕人,對未來都沒什麼想法。問他們覺得現在這樣生活快樂嗎?他們說,沒想那麼多,「無聊的時候、煩的時候就打砲。」


▲她說愛打砲跟接S是兩回事。


本來我們約好2天後還要去小欣住處補拍點畫面,但她又玩掛了,不見蹤影。經紀人邵子很不好意思,帶我們到隔壁巷找另個跟他熟識的小姐。林森北路這幾條通裡,小套房林立,住了很多經紀人、酒小姐。




Profile 詩雅(化名)
職業:高檔局妹,主要陪搖
年齡:28歲   身高:168公分   體重:46公斤   
三圍:32B 23 34   入行:12年
交過男友:五個   砲友:無。偶爾接S。
興趣:吃美食


▲下午三點不到,已有客人line詩雅,找她去音樂局陪搖。



▲身高168的詩雅外型亮麗,她也曾在高檔便服店待過。


白天就墮落 國外陪搖
詩雅(化名)顯然剛起床,素顏的她,身形纖瘦,雙頰凹陷。幫我們開了門,就坐回位在廁所的小板凳,繼續抽菸。她坐在那兒抽菸,是因為廁所有抽風機。但仍然抽不散墮落。很明顯,大白天她就在抽K菸,邵子也要了一根:「昨天喝太多咖啡(毒品改裝成即溶咖啡包),頭腦還有點不清楚。」

如果臉頰不凹,身形不那麼乾瘦,詩雅真的是正妹,氣質也不算太差。「台北最高檔的便服店麗園、王牌那些都去過啊,不過,那邊的商務客不是很喜歡我這種看起來有玩藥的。」她國中沒畢業,十六歲就入行,「當時沒滿(未成年),只有制服店敢收。制服店的客人層次較差,什麼變態的都見過。」她說剛入行時曾被摸下體摸到很不舒服,後來跑到廁所哭。


▲詩雅準備接局上班,換經紀人邵子窩在廁所吞雲吐霧。


現在她專門接局,「局,就是應酬嘛!飯局、酒局都接,但主要是音樂局。音樂局錢比較多,因為…要吃藥啊。吃藥就…傷身體啊。」音樂局其實就是陪搖。她的客人以老闆、醫生居多。「現在國外也很缺,上個月才去香港接局陪搖。」

明知不歸路 愛情麻木
明知玩藥傷身,她卻說這已經是條不歸路,「不想被酒店綁死,接局時間很彈性,就一直接囉。陪搖四小時一萬五,如果要S,價錢另外談,一般是再加一萬。你習慣了賺快錢,又怎麼還會願意去做一個月兩萬薪水的工作。」


▲詩雅已對愛情麻木,她賺快錢只為吃好、穿好,還有及時行樂。


賺了錢,她要吃好、用好,來得快去得也快。她說一路走來大多靠自己,對愛情已經麻木。「我從來不跟客人談戀愛的…。」但邵子透露,她幾次戀愛都受傷;曾被小白臉騙過錢;也曾跟醫生客人交往,「但這些看起來高級的客人其實很會甩人,玩一陣子就不要了,不可能修成正果。」邵子說。

詩雅覺得自己像外國人,不愛存錢,只想及時行樂。「我也有遇過很會想的小姐,不菸不碰藥,給自己兩年期限,賺到錢就買房收山,還可以嫁個好男人。但我…意志力不足吧。」


▲五坪大的小套房裡,看起來光線充足,其實瀰漫墮落。


毒品變種 花樣多

毒品現在花樣百出,有混合變裝成即溶咖啡包、巧克力、果凍、梅片等,據知,外觀跟便利店賣的一模一樣,甚至吃起來的味道也一樣,很難看出破綻。經紀人邵子喝的咖啡,有可能是K他命、搖頭丸等多種毒品攪打混入,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下哪些毒。來路不名的飲料零食,千萬勿食用。

現行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」只有施用第1級、第2級毒品科以刑責,K他命這類3級毒品,若被發現吸食只會罰金。已有立委建議政府除了加強查緝宣導,應該採取積極作為,將K他命改列為2級毒品。


撰文:楊筠 攝影:嚴鎮坤 設計:謝培蓮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magazine/life/20150619/210167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