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欲糾葛讓我心甘情願躺在比我大十歲的已婚男人身下,縱情聲色kankan

愛欲糾葛讓我心甘情願躺在比我大十歲的已婚男人身下,縱情聲色kankan

我從來沒有想過,我的第一次竟然給了個比我大十歲的已婚男人,悲催的是,我的第一次還沒有流血……

  我叫丘小岸,一家茶莊做泡茶女,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給來這消費的客人,泡功夫茶,不過大多都是熟客過來打牌打麻將,用大的飄逸杯泡了就可以不用待在包廂裏面了。

  在沒有來茶莊上班之前,我一直跟親媽和繼父生活,繼父一直待我不錯,可慢慢地,他越來越看不慣我了,吵著要把我嫁出去,我才20出頭就要把我嫁出去,我媽當然不同意了。

  爲了這事,我媽跟繼父沒少吵鬧,可就在前幾個月,我半夜睡的正香,突然感覺到有個溫熱的東西在我後背摸來摸去。

  我一下就被驚醒了,立馬翻過身,就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,黑漆漆的房間裏我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,我不小了,當然知道他這是要對我做什麽。

  我抄起放在枕頭旁的手電筒,就朝他扔去,砸到他的肩膀上,他伸出手揉了揉的肩膀,我以爲他會就此停止,誰知他這次整個人都朝我撲來了。

  我眼疾腳快,一腳就踹到他的命根上,他痛的蹲下身去捂住,我趁這個時候光著腳就跑出了房間。

  月黑風大的,我一個人蹲在家門口,我不知道該去了,也沒地可去。

  第二天,我媽起早看見我蹲在門口,眼淚一下就從眼裏漫了出來,我猜想她肯定是知道了,我也很諒解她,知道她養我不容易。

 早上,還是一如既往的一起吃著早飯,但誰都心知肚明昨晚發生了什麽,我看得出來,我媽對繼父的態度也明顯沒有之前那麽好了。

  等繼父出去後,我拉著我媽,坐在客廳沙發上,我說,“媽,我不想在跟你們繼續住了,我想出去找工作,今天就走!”

  我媽說,“這樣也好,自己有工作有錢比什麽都強,你自己在外面什麽事都長個心眼,你爸死的早,媽也是沒有辦法才再婚,媽對不住你!”

  我知道她一個女人不容易,跟繼父在一起後,沒有在生,就是因爲我,不然她的日子應該好過點,我說,“媽,你別擔心我,我會好好的,現在苦以後就甜,就好過了!”

  我收拾好行李,拿著我媽給的兩百塊錢,就離開這個從不屬于我的家。

  剛好大學同學兼閨蜜夏靜,也在找工作,夏靜的朋友介紹我們來到了現在工作的茶莊,當天我倆就搬進茶莊的宿舍了。

 我在茶莊上班第二天,就認識了那個比我大十歲的男人,他叫萬楓,聽老同事們說,他是常客,經常來喝茶打牌,不過也就我跟他犯衝,第一次去給他泡茶,就被他羞辱說我是不是做三陪的,連泡個茶都泡不好。

  當時我真想給他一耳光,可現在找個工作不容易,特別是我這種沒有文憑又沒有一技之長的人,所以我也就忍下來了。

之後萬楓每次來,我都躲得遠遠的,如果是我看的包廂,夏靜都會替我去,後來夏靜跟他一個死黨蘇展鵬關系不錯。

  可就在那天我走上了這條不歸之路。

  今天算得上是我最倒黴的一天,我發燒讓夏靜幫我頂班,到了晚上八點多鍾,我才拖著承重的身材,從四樓宿舍走下一樓茶莊,看到夏靜獨自在大廳坐著,我問她,“來客人了啊?”

  她點了點,讓我快點去換衣服,說我的萬楓來了。

  我聽了不爽的,抓起櫃台下的旗袍就衝進離大廳最近的包廂,關上門,燈也沒開,邊換衣服,邊詛咒著那個讓我恨到心坎上的男人萬楓。

我這輩子就沒有被人那麽羞辱過,特麽的,他有什麽鳥不起啊,敢說我是三陪!勞資是靠泡茶的手藝賺錢,沒求過誰,越想越氣,我大喊了聲,“萬楓你個王八蛋!我詛咒你事事不順!”

  “罵夠了?”突然一個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聲音傳進我耳朵裏。

  我被嚇呆了,正提到臀部的旗袍,嗖的一下,就從大腿滑落下了腳跟。一陣涼風吹過,我這才感覺到後背一絲冷意,爲了不讓春光繼續大泄,我故作鎮靜,蹲下身,將旗袍拉起來,兩只手臂不自然的伸進旗袍袖子裏,我擡起手,麻利的伸到後面拉好拉鏈。

我定定的站在門口,對著門背,清楚的聽到萬楓有些急躁的呼吸聲,我的臉火辣辣的滾燙,我尴尬到了極點,恨不得拿塊豆腐撞死算了。

  “那個….剛剛我太激動了…不是故意要罵你…..”太安靜了我總感覺不正常,我主動開口跟他解釋道,可說完後,才發現,我這話有毛病,罵人還分故意和不故意.

  “啪!”他的打火機響起,頓時包廂裏一股濃濃的香煙味彌漫著,我轉過身,借著後面酒店傳來微弱的光線,可以清楚的看見萬楓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。

  我暗暗想著,這下被他聽到我詛咒他,指不定又要說些什麽難聽的話,來羞辱我,不過他說什麽我都可以假裝聽不見。

 但,他看到了我幾乎全裸的身體,一想到我的臉像火燒一樣的燙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。

  “過來!”萬楓那磁性的聲音響起,帶著一股不容拒絕的語氣,我腦子裏第一反應就是,他該不會是想打我吧?

  我心底在猶豫是過去,還是立馬開門就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