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女同床而不……的道德考量

男女同床而不……的道德考量

我做了一件事情,爲此一直覺得自己很爺們。我做的這件事情,就是我跟她沒有做“什麽事情”。好像是繞口令,其實很簡單,我在朋友的老婆渴望到哀求的眼神面前,咬牙挺過來了。我不知道今天的男女有多少人能做到,反正我做到了,用小品裏一句話說:“我驕傲!”事情是這樣的——

  

  我是個打工仔,來自窮山僻壤的農村,但進城多年了,在“職場”上混久了,也結識了不少朋友,當然都是較低層面的。邱仔與我一樣也是從農村出來打工的,三年前談戀愛手頭很緊,急得直蹦高,我二話沒說把僅有的6000元拿給他用,之後就失去了聯系。我的哥們阿水的老婆在S市打工,她在與D市打工的老公通話時無意中提到,說看到那個借我錢的邱仔就在她所在的公司上班,于是,阿水打電話迅速把這一信息告訴了我。我在G市,火速登上了去S市的火車,要債。

  

  S市太牛叉了,比我所在的G市不知美多少倍,看得我眼睛直發酸。可是不找到邱仔我哪有心思欣賞美景,下車後幾經周折我終于找到了那個公司,但是,沒有找到邱仔卻遇見了阿水的老婆,親不親故鄉人,繁華的大都市似乎與我們這些進城打工的農民工隔著一層,只有同鄉人見面才是真誠的。她東一個電話西一個短信幫我打問邱仔的去向,無奈沒有找到,天要黑了,只有等待明天再找了,我其實連午飯還沒有顧上吃呢。出門急切身上沒有帶多少錢,住酒店肯定不敢奢望,在她的引導下找到一個很便宜的小旅館。

  

  她顯得很興奮,說今晚恰好休班,請我吃點東西,然後在四處逛逛,我雖然很乏很累,人家如此熱情,我也不好推脫。我狼吞虎咽把肚子填飽了,跟著她轉了很多地方,我知道,盡管她生活在這個城市,可是作爲打工仔哪有時間閑逛,好多地方她也是第一次去。一路上她神采飛揚,話很多,再醜的女人在這個時候都顯得異常可愛,何況她不醜。不知不覺十一點多鍾了,天空下起小雨,我們就返回我住的小旅館裏,她的話並沒有減少的迹象,我很理解她,因爲我有體驗,我每次回到山村見到鄉親也是這樣,在都市裏沒有人可以訴說,也沒有人聽你說。都快1點了,她說她要走。我遲疑了一下說,好吧。

  

  我推開窗戶一看,外面的雨更大了。走不了10米就得淋透,何況這麽晚了,半天沒有一輛的士,她一個女人家,即便不出事也會被雨水澆病的,人家是爲了我的事……,我不能對不起朋友阿水。于是我堅定地說:“你就睡這吧,我找個網吧湊合一夜,實在不行就再開個房間”,她說“你人生地不熟的上那兒找網吧啊,再說你累了一天了。”她用眼睛輕蔑地瞟了我一下:“我們是打工的,看把你大方的,再開一個房間?能節約點就節約點,我們一起睡這張床吧。”我以爲自己聽錯了,愣呆呆盯著她看,她雖然有點囧,但顯得那麽自然,在這樣的問題上女人就是比男人穩當,她轉身去了公共淋浴間……想想,我都27歲了,整天忙于奔波,只爲掙夠錢回家蓋房娶妻,至今還不知道女人的味道爲何物。不過,我還是狠狠抽了自己一個嘴巴:不要亂想,朋友妻不可欺,她可是朋友的老婆!

  

  洗漱完畢,她進得門來,小臉紅紅的,妩媚動人。合衣倒在床上,一股香波味道經過我鼻前,我欲罷不能只好也去了淋浴間。回來後,我遲遲不敢上床,盡管我十分疲憊,可沒有一點睡意。我坐在床邊看電視,至于演的什麽我一點都不知道,房間本來就不大,所以我們倆離得很近。我看到,不,分明是感覺到她豐滿的嘴唇在扇動,她膚色不白,但身體線條優美,她那跟城裏人學著塗抹了指甲油的腳趾讓我心跳不已,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性感嗎。我的腦神經已經不聽我主使了,開始亂想。我知道她沒有睡著,因爲她的呼吸不勻稱,急促,忽高忽低。一個女人,婚後不久的女人,離開老公快4個月了,突然一個天機讓她與一個她並不討厭的男人睡在一張床上,她能睡得著嗎?她身子一動不動,可是睫毛一動一動的,相信她也是在掙紮!!突然,她坐起來用渴望得幾近哀求的眼神望著我,此前,我敢保證從沒有見過如此迷人的女人。我知道,只要我一伸手,噴上伯來辻忒,帶上套套,幹柴烈火就會速燃。我的手在顫抖,嗓子發幹,我反複吞咽吐沫。我真的要控制不住了,天啊……我徹底明白了什麽叫欲火焚身,太受罪了,讓我死吧!她喃喃地說:“只抱我一下好嗎”。要命呀!我何嘗不想抱,可是能抱嗎?那將是什麽樣的結果?!我的身發抖,頭眩暈,心裏一遍又一遍念著:朋友妻不可欺,朋友妻不可欺。我一會去洗手間,一會倒水,一會抽煙,慢慢的緩和下來。一陣寂靜過後,兩個人的激動情緒讓位于疲乏和困頓,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。

  

  爲了讓我多睡會,第二天10點半,她才發來短信,翻開手機一看:“謝謝”,我明白這兩個字的含義。早晨她什麽時間離開的我不知道,但是,我知道我很爺們,我沒有一失足成千古恨,愧對朋友,也沒有讓她日後背負內疚的十字架